現在醫學院學生都在看影片自習做手術,但影片的內容不一定正確


Justin Barad 是一位駐院醫師,他有一家名為 Osso VR 的外科治療培訓公司。之所以創辦這家公司,是因為他發現現有的外科學習已經很難適應時代的發展了。Osso VR 的設計,就是希望能夠讓醫學生能在真實的訓練環境中為「患者」進行治療。在未來,這可能會成為醫學生進行「實際操作」的重要平台。但在目前,沒有VR技術的醫學生,主要還是在利用影片進行學習。


「在學習醫學時,我意識到今天的外科培訓和評估標準已經被打破了……更糟的是,它們在過去的 100 多年裡沒有得到顯著的改善。」

醫學生都在看影片學做手術,這有一些新問題

包括 Osso VR 的 創辦人 Justin 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他說 YouTube 是他接受醫療教育的一部分。他會在術前觀看一段影片,甚至會在遇到一個難度較大的手術時在手術室裡打開影片,看別的醫生是怎麼做的。Justin 說:「我認識的所有外科醫生都有過類似的經歷。」

據 CNBC 報導,在 YouTube 上,有成千上萬個醫療影片。這些影片的數量還在迅速成長。今年 1 月,研究人員就發現與攝護腺手術相關的影片就有 2 萬多個,而在 2009 年,YouTube 上僅有 527 個相關影片。

醫學生都在看影片學做手術,這有一些新問題

這些影片中,有的甚至能受到很多非醫學專業人士的喜愛,比如美國聽力學會上傳的誇張耳垢清除過程就成功折服了眾人,又噁心又「爽」的內容最終收穫了 171 萬的播放量(想觀看者請便,但小編沒撐過二十秒)。

醫生上傳這些影片來介紹自己的工作,也能給該領域的學習者提供課外的輔助學習材料,對此有更多興趣的普通人甚至能透過它瞭解更多專業知識。愛荷華大學在進行調查時也發現 YouTube 是醫護人員目前使用最多的外科手術準備影片平台。

醫學生都在看影片學做手術,這有一些新問題

醫護人員能用它進行交流,還能給一般人科普一下醫學知識,聽上去 YouTube 的醫學影片是真的很不錯。

但這也產生了一個問題,影片的正確性怎麼保證,畢竟醫療是一個容錯率極低的行業。如果學生從影片裡習得了錯誤的方法,再用錯誤的方法進行治療,那後果也很可怕。

這不是杞人憂天。一個研究發現,YouTube 上有 68366 個橈骨遠端骨折固定的醫學影片。這是一種常見的骨折,約佔骨折的 1/10,面對這個常見病,研究人員評估了影片中處理的方式,並對此進行打分判定。他們選擇了 16 個影片進行觀看,最終只有 6 個影片拿到了 4 到 5 分,其餘 10 個影片都在 3 分以下,也就是不合格。

而在腹腔鏡膽囊切除術的影片中,只有 10% 的影片錄下了正確的手術操作。

還有一個針對 YouTube 醫學影片的研究發現搜索關鍵詞時排列在前的影片內容也不一定正確。研究甚至發現科學質量與觀眾參與度存在顯著的負相關關係。也就是說受歡迎的不一定操作正確,操作正確的不一定受歡迎。

醫學生都在看影片學做手術,這有一些新問題

對於這種情況,我們其實是可以預料的。就像一個美妝影片會引來學生的模仿「交作業」一樣,醫學生也會錄下自己學習後實踐的內容,想要和同行進行交流,或記錄自己哪裡做得還不夠好。但這些影片一旦沒有明確指出其不具備參考價值,就有可能被一些入門者看到、學習,繼而進行錯誤的操作。

面對這類情況,需要做出改變的是平台、上傳者、觀眾。平台應該引入醫學專家對影片內容進行觀看檢查,讓正確的內容排序更前;上傳者應該說清操作者的身份、水準、意圖,讓觀看者更好地理解這是不是一個標準操作示範;觀眾也不能完全相信這些內容,專業的辨識能力必不可少。

醫學生都在看影片學做手術,這有一些新問題

數位時代能讓學生更好地學習專業知識,但它帶給我們的挑戰和威脅,也一點都不小。

Jefferson Health CEO Stephen Klasko 就表示:「我們認識到,技術將改變醫療。但在任何醫學院的老師中,有誰能像他們的學生那樣理解數位科技跟社群媒體嗎?」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Leave a Comments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