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新世代權力交接完成!皮查伊升任Alphabet CEO ,佩奇、布林卸任


美國時間週二12月3日下午,拉里‧佩奇 (Larry Page) 和謝爾蓋‧布林 (Sergey Brin) 突然宣佈,從即日起辭任 Alphabet CEO 和總裁。Google 現任 CEO 桑德爾‧皮查伊 (Sundar Pichai) 將接替兩位聯合創始人,擔任 Google 母公司的新 CEO。


除了掌管 Google,皮查伊還將被委以管理 Alphabet 「其他賭注」 (Other Bets,即除了 Google 之外的其它創新項目) 上投資的重任。佩奇和布林將以聯合創始人、董事會成員和大股東的身份,繼續活躍參與 Alphabet 的重大事項。

Google 股價盤後小幅上漲。

皮查伊 2004 年加入公司,領導了 Google Toolbar、Chrome 瀏覽器以及後來的 Chrome OS 項目的開發。自從2009年開始,皮查伊負責的業務板塊越來越多,包括地圖、Drive、Gmail 等。

2013 年,皮查伊取代了安迪‧魯賓 (Andy Rubin) 成為 Android 業務總負責人。

2014年,Google 擢升皮查伊,讓他負責包括搜索、地圖、Play 應用商城、Android、Chrome、Gmail、G Suite 等所有公司產品和平台。

2015年,Google 宣佈企業架構重組為 Alphabet。原 X 實驗室、自動駕駛、醫療科技、光纜寬帶等非核心項目剝離成獨立公司,理論上和 Google 同級,作為 Alphabet 的子公司。

新的 Google 公司保留搜尋引擎、廣告、Android 等核心業務。皮查伊再一次得到重用,擔任 Google CEO。2017年,他成為了 Alphabet 董事會成員。同年年底,埃裡克‧施密特 (Eric Schmidt) 辭任 Google 董事長。

本次,皮查伊被委以 Alphabet CEO 的重任。他仍將繼續擔任 Google CEO,負責日常管理。

皮查伊1972年出生於印度東部沿海城市欽奈,本科就讀於知名學府 IIT,隨後他前往斯坦福大學和沃頓商學院進修,分別獲得了材料科學與工程碩士和 MBA 學位。

Google 創辦及 CEO 輪替歷史:

1998年,佩奇和布林在現任 YouTube CEO 蘇珊‧沃西奇 (Susan Wocjicki) 的車庫裡創辦的 Google。

早期,在股東的提議下,面試了原 Sun Microsystems 副總裁、Novell CEO 施密特。他於 2001 年加盟,成為當時年僅三歲的 Google 的董事長和第一位外部 CEO。

2011 年,施密特辭任 CEO,將職位重新交還給佩奇,但仍繼續擔任董事長。在當時,布林已經淡出 Google 的核心業務,開始擔負包括 Google Glass 等在內創新項目的管理。

2015年,Alphabet 董事會指派皮查伊接替佩奇成為 Google CEO。佩奇和布林在 Google 處於半退休狀態,不再參與公司日常管理,也減少了在 Google 全體會上的露面,但仍然擔任 Alphabet 聯席 CEO。

2019年12月3日,今天,佩奇和布林進一步放權給皮查伊,不再分別擔任 Alphabet CEO 和總裁。

皮查伊成為 Alphabet 唯一的 CEO,完成了在 Google/Alphabet 創辦15年來的最大一次組織升級。

Alphabet 董事長目前由約翰‧亨尼斯 (John Hennesey) 擔任。他是原史丹佛校長、RISC 共同開發者,圖靈獎獲獎人。

以下是佩奇和布林公開信全文(粗略翻譯,如有疏漏請以英文版原文為準,地址:http://abc.xyz)

我們在2004年上市中的第一封創始人信中提到:

「Google不是一家傳統公司。我們也不打算成為傳統的公司。在Google作為一傢私有公司發展的整個過程中,我們的管理方式和其他公司大有不同。我們強調創造和挑戰的氣氛,這對於我們為全球使用者提供了公正,準確和免費的資訊管道提供了重要的幫助。」 

我們認為,這些中心原則在今天仍然是正確的。Google 不是傳統公司,通過 Alphabet 的架構,我們繼續對新技術進行大膽的押注。創造力和挑戰依然存在,甚至更多,並且越來越多地應用於各種領域,例如機器學習,能源效率和交通運輸。儘管如此,Google的核心服務(提供無偏,準確,免費的資訊)仍然是公司的核心。

但是,自從我們寫了第一位創始人的信以來,公司已經發展壯大。在 Google 內部,繼搜尋之後我們開發了許多流行的消費者服務,例如地圖,照片和 YouTube 等;我們通過 Android 和 Chrome 平台開發了一個全球的設備生態系統,其中也有 Google 自己品牌的設備;我們的雲端業務,包括 GCP 和G Suite;以及,圍繞機器學習,雲端運算和軟體工程的基礎技術基礎。數十億人選擇選擇我們的產品,對於我們來說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譽,也是 Google 始終不渝的信任和責任。

Google 在2015年演變為 Alphabet。我們在2015年 Alphabet 創立信中曾經提到: 

「Alphabet代表著企業通過強大的領導者和獨立性而蓬勃發展。」 

自從我們寫完這封信以來,數百名鳳凰城居民現正在享受 Waymo 無人駕駛汽車的服務;Wing 成為第一家向美國消費者提供商業送貨服務的無人機公司;Verily 和 Calico 和其他醫療保健公司建立了許多重要的合作夥伴關係,我們的「其他賭注」中,有一些公司有著獨立成員和外部投資者的董事會。 

這些只是我們在 Alphabet 內組建的技術公司的幾個例子,此外還有投資子公司 Google Ventures 和 Capital G,它們為數百家公司提供著財務支持。與 Google 的所有服務一起,Alphabet 的子公司們涵蓋了各行各業,其目的都是為了幫助人們,應對重大挑戰。

我們的第二封創始人信(編者按:2004年)提到:

「 Google誕生於1998年。如果是一個人,它將在去年夏末(8月19日左右)上小學,而今天它幾乎已經完成了一年級。」

今天,在2019年,公司已經成了一位21歲的年輕人,現在該是時候化羽重生了。長期參與公司的日常管理一直是一項巨大的榮幸,但我們相信現在該扮演驕傲的父母的角色了:提供建議和關愛,而不是每天挑三揀四了!

如今,Alphabet 已經很成熟,並且Google和「其他賭注」為獨立公司運作地卓有成效,現在是時候簡化我們的管理結構了。當我們認為有更好的方式運作公司時,我們絕不會佔著位子不走。

Alphabet 和 Google 不再需要兩位 CEO 和一位總裁。未來,Sundar將擔任 Google 和 Alphabet 的 CEO。在領導 Google 的同時,他也將管理我們在「其他賭注」上的投資。

我們將繼續作為董事會成員,股東和聯合創始人參與 Google 和 Alphabet 的事務。此外,我們計畫繼續定期與 Sundar 交流,尤其是在我們熱衷的話題上!

每天,Sundar 都為我們的使用者,合作夥伴和員工帶來謙卑和對技術的濃厚熱情。通過組建 Alphabet,擔任 Google CEO以及 Alphabet 董事會成員,他與 Google 緊密合作了15年。他和我們一樣對 Alphabet 結構的價值以及它通過技術解決大型挑戰的能力充滿信心。自從 Alphabet 成立以來,沒有人比我們更依賴,沒有人能比 Sundar 更適合帶領 Google 和 Alphabet 進入未來。 

我們很高興看到一個小型研究計畫發展成為數十億人的知識和賦權之源,這是我們作為兩名史丹佛學生所做的賭注,導致了許多其他技術賭注。我們無法想像,1998年我們將伺服器從宿舍移到車庫時,竟然開啟了如此令人難忘的一場旅程。

以下是皮查伊的公開信:

嗨,大家好,

幾週前,當我在東京拜訪 Google 員工時,我談到了 Google 多年來的變化。實際上,在為 Google 奉獻超過15年的時間裡,唯一永恆不變的就是變化。這一不斷發展的過程——創始人經常將其稱為「令人無所適從的興奮」——是 Google 的一部分。今天,當你們閱讀 Larry 和 Sergey 的文章時,這種說法尤其正確。 

他們分享的主要資訊是:

如今,Alphabet 已經很成熟,並且Google和「其他賭注」為獨立公司運作地卓有成效,現在是時候簡化我們的管理結構了。當我們認為有更好的方式運作公司時,我們絕不會佔著位子不走。

Alphabet 和 Google 不再需要兩位 CEO 和一位總裁。未來,Sundar將擔任 Google 和 Alphabet 的 CEO。在領導 Google 的同時,他也將管理我們在「其他賭注」上的投資。

我們將繼續作為董事會成員,股東和聯合創始人參與 Google 和 Alphabet 的事務。此外,我們計畫繼續定期與 Sundar 交流,尤其是在我們熱衷的話題上!

我在2004年第一次見到Larry和Sergey,從那時起他們的指導和見解就一直令我受益良多。好消息是,我將繼續與他們合作——儘管我們的身份角色都發生了大變化。他們仍然會為董事會成員和聯合創始人提供建議。

我想指出一點:這種變化不會影響 Alphabet 的結構或我們日常的工作。我將繼續專注於 Google,繼續拓展計算領域的邊界,繼續為所有人打造更有用的 Google。同時,我對 Alphabet 以及長期致力於通過技術應對重大挑戰感到興奮。

Larry 和 Sergey 給了我們所有人一個難得的,對世界帶來影響的機會。多虧了他們,我們得以擁有這個永恆的使命、價值觀,以及協作與探索的文化——這些讓我每天到公司都感到十分興奮。這是我們將繼續發展的堅實基礎。

我等不及想看接下來都有哪些工作,並期待與大家繼續前進。 

– Sundar

 

  • 本文轉載自pingwest

Leave a Comments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